当前位置:万喜来国学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后,邢夫人是什么表现?
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后,邢夫人是什么表现?
2022-09-21

邢夫人,中国古典小说《红楼梦》的角色。贾赦续弦妻子。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。

《红楼梦》中邢夫人是一个被众多读者脸谱化的一个人物,因为她曾做过很多糊涂事。比如第46回“尴尬人难免尴尬事”,她曾配合丈夫贾赦,要强娶贾母的贴身丫鬟鸳鸯,正妻竟给丈夫做媒,这可是糊涂得紧,并由此闹出了不少事端,被曹公称为“尴尬人”;

再有第71回“嫌隙人有心生嫌隙”,正值贾母八十大寿,王熙凤秉公执法,绑了两个闹事的婆子,因是邢夫人的人,故而邢夫人心中不悦,当着王夫人、尤氏等众人的面向儿媳王熙凤“求情”,搞得凤姐下不来台,就因为这件事,一向要强的王熙凤委屈得哭了半夜......

从邢夫人这些表现来看,貌似她是个糊涂人,而且做事刁钻卑劣,似乎跟赵姨娘是同一。

而细按《红楼梦》中关于邢夫人的各处描写,则会发现邢夫人身上其实是有亮点的,只不过往往被众多读者所忽视,比如就《红楼梦》众多长辈而言,邢夫人对林黛玉、贾宝玉的喜欢称得上纯粹二字。

笔者谨以《红楼梦》最经典的“林黛玉进贾府”为例。

林黛玉进贾府那天,受到了贾府众女眷热情的招待,实事求是地说,这份热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林黛玉受贾母盛情相邀而来,所以众人的客气是来源于贾母,而非黛玉。

比如王熙凤,她一见到林黛玉便赞不绝口,称“天底下还有这样标致的人物”、“竟不像是外孙女儿,倒像是老祖宗的嫡亲孙女”,表面看上去是在夸黛玉,实则句句不离贾母——王熙凤仅仅是通过夸林黛玉来取悦奉承贾母。

还有王夫人,深通权术的她则想在初来乍到的林黛玉面前树立起权威来,所以她才会当着众人的面,问了王熙凤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:

熙凤亲为(黛玉)捧茶捧果,又见二舅母问她:“月钱放完了不曾?”熙凤道:“月钱放完了。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,找了这半日,也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样,太太记错了。”王夫人道:“该随手拿出两个来,给你这妹妹裁衣裳的。等晚上想着,叫人再去拿,可别忘了。”熙凤道:“倒是我先料着了,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,我已预备下了,等太太回去过了目,好送来。”【试看她心机】王夫人一笑,点头不语。【深取之意】——第3回

林黛玉是客人,且初来乍到,王夫人何必当着她的面谈论家务事?真实原因是,王熙凤的上场太过锋芒毕露,对黛玉连发询问关心,又是要给黛玉安排住处,又是叮嘱有事情找自己,千万别客气,这就很容易让新来的林黛玉误以为荣国府的管家领导是王熙凤。

而事实上,荣国府的家务是王夫人当家,只不过王夫人年龄已高,故将管家权暂交给内侄女王熙凤。

眼下王熙凤太过露头,王夫人便故意询问月钱发放事宜,让王熙凤当场给她做了个汇报,这样林黛玉立刻会反应过来——王熙凤背后还有一个王夫人压着呢,后者才是真正的管家人。

因此,细品林黛玉进贾府那天诸人的表现,其实各有心思。对比之下,只有邢夫人的表现比较纯粹,她是真的喜欢林黛玉这个孩子。

彼时贾母让林黛玉去拜见两个母舅,邢夫人提出亲自携黛玉去大房住处,包括期间的招待、对话、行为,皆透露出邢夫人对黛玉的喜欢:

邢夫人搀了黛玉的手,进入院中......邢夫人让黛玉坐了,一面命人到书房中请贾赦......黛玉忙站起来,一一听了。再坐一刻,便告辞。那邢夫人苦留吃过晚饭再去,黛玉笑回道:“舅母爱恤赐饭,原不应辞,只是还要过去拜见二舅舅,恐领赐去不恭,异日再领,未为不可。望舅母见谅。”邢夫人听说,笑道:“这倒是了。”遂命两三个嬷嬷用方才的车好生送了过去。于是黛玉告辞。邢夫人送至仪门前,又嘱咐众人几句,眼看着车去了,方回来。——第3回

曹雪芹的文笔很注重细节,王夫人、王熙凤当着贾母的面,自然要极力表现出对黛玉的爱护,以彰显对老太太的尊重,而邢夫人在贾母眼不在处,对黛玉也是关心爱护备至。

邢夫人又是“搀手”,又是“让座”,又是“苦留吃晚饭”,最后即便送黛玉离开,也是细节满满,不仅亲自送黛玉出仪门,还细心叮嘱奴仆,最后看着黛玉的车远去这才回来......

这些细节都是骗不了人的,如果邢夫人真的是个卑劣之人,只是因为林黛玉是贾母请来的人,故作客气,她必然是不会有这些细腻动作的,作者曹雪芹也不会故意编这些细节来“欺骗”读者,真实原因只有一个——邢夫人是真的喜欢林黛玉!

邢夫人喜欢小孩,这是《红楼梦》中一个隐性的线索。事实上,虽然荣国府大房、二房之间有矛盾存在,但邢夫人并未因此针对二房的孩子贾宝玉,恰恰相反,很多情节证明邢夫人很喜欢贾宝玉。

比如第24回,因贾赦偶感风寒,贾宝玉前去探望,期间因为邢夫人太过爱护贾宝玉,反而引起贾环的不满,并成为其后“推倒灯油事件”的导火索:

宝玉退出,来至后面,进入上房。邢夫人见了他来,先倒站了起来......邢夫人拉他上炕坐了,方问别人......正说着,只见贾环、贾兰小叔侄两个也来了,请过安,邢夫人便叫他两个椅子上坐了。贾环见宝玉同邢夫人坐在一个坐褥上,邢夫人又百般摸娑抚弄他,早已心中不自在了,【千里伏线】坐不多时,便和贾兰使眼色,要走。贾兰只得依他,一同回身告辞。宝玉见他们要走,自己也就起身要同回去,邢夫人笑道:“你且坐着,我还和你说话呢!”宝玉只得坐着。——第24回

这个情节并非是邢夫人故意装出来,而是常有之事,所以第22回,贾母单独出二十两银子给薛宝钗过十五岁将笄之年生日,王熙凤嬉笑调侃钱不够,并称贾母抠门,要把钱全部留着给贾宝玉,期间就曾明确提到邢夫人对贾宝玉的疼爱:

贾母亦笑道:“你们听听这嘴!我也算会说话的,怎么说不过这猴儿?你婆婆也不敢强嘴,你和我邦邦的!”凤姐笑道:“我婆婆也是一样的疼宝玉。我也没出去诉冤。倒说我强嘴。”说着,又引着贾母笑了一回。——第22回

由此观之,邢夫人疼爱贾宝玉、林黛玉,应是发自真心,而非假意。至于邢夫人为何会喜欢小孩,其实不难理解,邢夫人虽然年近半百,却一生无子,她的这种遗憾就反映到她对其他孩童的关心爱护上,这是很正常的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邢夫人对孩子们的喜欢貌似是有门槛的,她只喜欢贾宝玉、林黛玉这些长得又好,又聪明懂事的孩子,而对于自家大房的迎春,思维木讷,做事懦弱,邢夫人便不喜迎春的行事作风,动辄批评指责。

而对于邢夫人的评价,笔者窃以为脂砚斋的一段批语很是经典:虽前文明书邢夫人之为人稍劣,然亦在情理之中。若不用慎重之笔,则邢夫人直系一小家卑污、极轻贱之人矣。岂得与荣府联房哉?

细品深思,确是正论:邢夫人到底是荣府大房续弦,若真是赵姨娘那般人品,安得嫁入贾家?故读《红楼梦》一书,不可陷入主观臆想,将人物脸谱化,否则着实糟践了此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