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喜来国学红楼梦中乌进孝是什么人?为何说他忽悠贾珍?
红楼梦中乌进孝是什么人?为何说他忽悠贾珍?
2022-12-17

《红楼梦》中四大家族个个官高权重,富贵鼎盛。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红楼梦》这部小说,人物众多,身份地位同样如此,在这其中,有高高在上的北静王,也有出身低微的刘姥姥。作者的高明之处,就在于,能够对不同地位、不同身份的人创作出带有鲜明特征的性格和行为。

拿今天小白要说的乌进孝来说,这个人物的塑造,也同样栩栩如生。

《红楼梦》第五十三回,贾府除夕节前夕,在宁国府中,出现了一群陌生人,他们从大老远的地方赶来,为的是赶在年前将年租送来。

此时的宁国府,正沉浸在新年即将来临的喜庆之中。只是与往年不同,乌进孝带来的年租,比往年少了不少,按贾珍的话,他算定乌进孝这一次至少能带来五千两银子,但实际却只有一半。年租的大幅度降低,这对贾珍这个主子而言,显然是难以接受的。

但是,在乌进孝的一番忽悠下,贾珍不仅没有为难他,反而到最后,还让下人好好款待他。因此,说他是老砍头,并不为过。

那么,仅仅带来这些年租的乌进孝,究竟是如何忽悠贾珍的呢?在小白看来,他主要采用了三个步骤。

第一步:倚老卖老,博得同情。

乌进孝的年龄,其实早已到了退休的年龄了,如送年租的事,他完全可以让儿子出面。正如贾珍所说。

贾珍命人拉他起来,笑说:“你还硬朗。”乌进孝笑回道:“托爷的福,还走得动。”贾珍道:“你儿子也大了,该叫他走走也罢了。”乌进孝笑道:“不瞒爷说,小的们走惯了,不来也闷得慌。他们可不是都愿意来见见天子脚下的世面?他们到底年轻,怕路上有闪失,再过几年就可放心了。”

仅仅送年租,他有什么不放心的?即使是路上可能遇上强盗土匪,难道这么大年纪的他,还能帮上忙不成?显然,他之所以要亲自来,不是担心这些物品路上有损失,而是担心他的儿子,不懂得如何同贾珍这样的主子周旋。

同样,以年老这一点,也能博得如贾珍这些养尊处优的主子们的同情,毕竟,贾府一向仁慈,对下人如此,对他也是如此。

第二:以上京路途的艰难,再一次博得主子的同情。

乌进孝这一次来,不仅比往日带来的物资少了一半,就连时间,也是特别的晚。之所以如此,按他的话来说,是天气恶劣,路上难走。

贾珍道:“你走了几日?”乌进孝道:“回爷的话,今年雪大,外头都是四五尺深的雪,前日忽然一暖一化,路上竟难走得很,耽搁了几日。虽走了一个月零两日,因日子有限了,怕爷心焦,可不赶着来了。”

乌进孝作为管理宁国府七八处庄子的头头,年龄又如此的大,因此,我们有理由相信,他对这条路,是非常清楚地,凭着经验,即使天气再怎么恶劣,也绝不至于导致他到达的时间如此晚。

因此,他所说的,走了一个多月的路,并不十分可信,其目的,同样是为了博得贾珍的同情。试想,如此年老的他,为送年租,风餐露宿的,走了这么长时间,作为主子的贾珍,会作何感想?

当然,他之所以临近年关才来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此时的宁国府,已经开始张罗过年的准备了。正如贾蓉刚刚从衙门领来的朝廷所给的春季恩赏一样。贾珍此时的心情,正好着呢。自然,对他的态度会更友好。

第三:面对贾珍的质问,他选择了转移话题。

无论乌进孝如何忽悠,如何装可怜,但年租太少的问题,却始终是他逃不过的问题。

他们二人在寒暄一番后,果然说到了正题。

贾珍道:“我说呢,怎么今儿才来。我才看那单子上,今年你这老货又来打擂台来了。”

很显然,贾珍对乌进孝送来的年租,是非常不满意的。一句“打擂台”,可谓将局面弄到了尴尬的地步。

而他是如何做的呢?

第一步,是如实回答。

乌进孝忙进前了两步,回道:“回爷说,今年年成实在不好。从三月下雨起,接接连连直到八月,竟没有一连晴过五日。九月里一场碗大的雹子,方近一千三百里地,连人带房并牲口粮食,打伤了上千上万的,所以才这样。小的并不敢说谎。”

拿天灾说事,自然是具有说服力的。但显然,贾珍并没有因此而选择接受,因为在他的预想中,即使发生天灾,他也能送来五千两银子。毕竟,作为老庄头的乌进孝,在遭受如此大的天灾之时,不可能没有告知贾府的主子们。

面对这样的局面,才是他才能的最佳体现。

对于贾珍的质问,他没有选择正面回答,而是巧妙地转移了话题,说起来荣国府的情况。

乌进孝道:“爷的这地方还算好呢!我兄弟离我那里只一百多里,谁知竟大差了。他现管着那府里八处庄地,比爷这边多着几倍,今年也只这些东西,不过多二三千两银子,也是有饥荒打呢。”

看看,此话一出,贾珍的语气瞬间就变了,直说道,正是呢,我们这边还好,不像那边开销大。

宁国府只有贾珍这一房,比起荣国府两房的局面,自然人口少了不少。而从他的话来看,今年荣国府的年租收入,比宁国府这边更难过。

比宁国府多了几倍的庄子,却也不过多了两三千的银子。如此一对比,自然打消了贾珍郁闷的心情。

接下来,他又特意提起荣国府中的大观园一事,更让贾珍父子体会到了优越感,至少比起荣国府艰难的处境,他们这边要好得多。

小结:

在《红楼梦》中,作者最常用的写作手法,就是谐音。比如“乌进孝”,其谐音就是“无进孝”,他所在的村,更是极具讽刺意味的“黑山村”。

乌进孝作为管理宁国府的老庄头,同管理荣国府庄子的兄弟一同,合伙忽悠宁荣二府的主子,他们狼狈为奸,中饱私囊,如贾府之中众多的蛀虫一般,一点点这个大家族推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。